何去何从

来源:绣花鞋的博客 发布时间:2020年10月12日 12点57分16秒 作者:绣花鞋 阅读量:262

     近期闲下来了,思考接下来该何去何从,空闲的这段时间,把博客整理了一下,由于去年更换了这个博客程序,把之前发的内容转移过来,但是发布时间全部为同一个,看起来很不合理,所以这两天把之前写的文章的发布时间整理了一下,基本回复到当时写文章的时间了。这是这几天做的事情,整理了这个博客而已,布鞋网站和论坛还没来得及去更新。下面闲聊近几年的一些事情吧。

     2017年之前,在一家燃气公司就职,过着平平淡淡的工薪生活,之前说过在网络上炒原油被骗了几十万,然后欠了几十万的外债,主要是信用卡和网贷,每个月都是拆东墙补西墙。在公司的日子里,又经常和同事们打牌,所以工资也是所剩无几,日子就这么糟糕的过了几年。

    2018年4月狠下心辞职出来单干,想着出来能有更多的赚钱机会。辞职后注册了一家广告公司,凭借着之前在旧公司的关系接些小单勉强过日子。通过之前的同事,拿下了一家三甲医院的广告业务做。有空的时候也去跑下滴滴,虽然辛苦,但很自由,还比较适合我当下的状态,最主要的是可以穿上我心爱的布鞋开车,乘客坐在旁边,我脚上穿着女式布鞋,激动又惬意。

    可是好景不长,到了2019年,广告业务没什么订单,之前做的医院的广告需要竞标,虽然忙着做投标文件,但最终还是没有竞标上,广告业务没有收入了,想靠着滴滴赚点钱,滴滴又开始禁止无证司机派单,本来想去考个证的,但最终还是没有去考,滴滴也跑不成了。2019年就这么糊涂的过去了,一事无成!

    2020年,疫情影响也开不了工,通过老同学介绍,去了工地承包水电安装,一个陌生的行业,但生活所迫没办法,只能硬着头皮去做,手底下没有工人,只能去网络上发布招聘广告。招了几个人开干,这期间也是一波三折,熟悉我的同好应该都知道,前段时间一直在工地呆着,下面我就详细说下我的工地生活吧。

    3月份,广东这边疫情没那么严格了,所以就从老家回到广东了。在网上招聘了两个水电师傅,直接就去了在佛山的工地,由于我承包的那栋楼开不了工,所以就听从项目部安排,先做了一个几百平的物业用房也一个百来平米的营销中心,由于自己不懂,只能全部听从师傅的,期间有做错返工的地方,工人也故意拖工。后来只能另外叫工人,把之前的工人开除了,所以导致亏损。

    4月份,自己承包的工地还是不能如期开工,于是又听从了项目部安排,去了另外一个楼盘帮忙安装开关面板灯具,由于这个楼盘是另外一个包工头承包的,当时是因为他们赶工期,他们进度赶不上,所以才让我去帮忙做一栋。项目部承若让我先去做,不会让我亏钱的,于是又叫了几个人一起过去做,一个月的时间做了一栋楼的面板安装。最后结算的时候,原包工头不肯給我报的价格,所以这个月呢,基本工程款都用来发工人工资了。

    5-6月份基本没做啥事,7月份帮之前那个楼盘交楼,混了一个月。

    8月底,我承包的那栋楼才算正式开工,9月份忙到月底。由于工地拖的太久,导致工期特别的赶,说是11月份就要把主体全部做好,12月份交楼。我之前叫的工人只能做一部分活,所以项目部天天催着我加人,我呢每天就是找人、报价,由于工期太赶了,加上人手又要多,导致成本远远超出了我的承包价格,所以只能找公司协商加价,可是公司不愿意加价,就这样耗了几天。不知道同好里有无水电行业的同行,我简单介绍一下工地的现状。平均每套40平米,复式小公寓,有阁楼的那种,总共576套。阁楼是用槽钢搭铁皮模,再浇筑混泥土,所以先要做阁楼天花的灯具和控制线的预埋。卫生间需要接两条冷热水管到厨房,也需要提前做预埋。二楼天花需要开槽布黄腊管,灯具全部明装,墙面线管底盒全部开槽暗装,开关基本是三位双控的,总点位40个左右。天花的线需要走侧面消防管的假梁,也需要提前做预埋。样板房做下来大概每套房8-10个工。木工、泥水工、油漆工、集成卫浴、钢结构同时进场,施工难度可想而知……下面说下每平米单价。由于之前没做过,所以听项目经理和公司之前做的预算,每平米只給32元。后来我说做不出来,老板又答应最多能給到38元每平米,这样核算下来每套的价格大概1520元。可做完样板房,怎么算这个价格也还是做不下来。于是又又找公司谈价格,然后就怎么也加不上去,几天后公司自己叫了一帮人过来,说人家35元每平米就能做下来。于是我只能选择退场了。35元每平米,相当于每套1400元,也就是每套不到5个工就能做下来(按300元/工计算),我想,既然人家能做那我就走呗,新进场那帮棒槌也急着要我退场,于是我做好前期预埋的工作后就拉着我的工人匆忙退场了。就这样9月底离开了这个工地。有懂行的同好可以算算,像这样的小型复试公寓,工期紧,所有工种同时进场,到处都催赶着,泥水班组和木工班组还走在前面,完全不考虑水电班组能不能施工。像这样的工地,这样的价格能做吗?

    上面说了那么多,不知道有没有能看懂的,可能描述的并不是很清晰,但基本的要点应该都说明白了吧,懂行的可以帮我算算。这个工地从3月份进场到9月份正式开工,工地请客吃饭送礼这些打点的钱就不算了。房租、伙食这些都不少了,草草的退场,赤果果的亏钱。10月份,国庆中秋遇上一起,所以我就直接回老家了。回去后也是不得消停,由于之前接收我的包工头,工人一直加上不来,严重滞后了工地工期。项目部、老板隔三差五打电话过来,劝我带工人回去继续做,说价格可以适当加上去,可我的工人解散快半个月了,该做工的已经在做工了。我去哪里再找工人,不熟悉的工人又不敢请,所以拖到今天,我仍不敢回去做。第一工人不好找,第二要加钱他们也加不了多少,万一做亏了,不是亏一万两万的事情,几十万亏不起,第三工地太乱,完全不敢去。前面还忘记了说一件事情,就是之前介绍我去工地做事的同学,是在这个工地做油漆工的。工地开工之后,也是每天催着我加人,完全没有之前那个好朋友、老同学的情面,也不考虑我的人工成本,因为水电没做,直接影响了他油漆的工期,水电不拼命加人赶在前面,到最后他们油漆就得拼命加人赶工期,就这样,每天都不给我好脸色,天天吼我说我不配合,給他丢脸了,说我工价一加再加毫无底线。所以这个原因也是一点,不然我可能会硬着头皮做下去,可他这样对我,我只能选择不再参与,因为再过去,他依然不会給什么好脸色看。而且还要担着亏损的风险,何必呢。真的是操着卖白粉的心,做着搬砖的事,赚着卖白菜的钱。

    回想起在工地的这段时间,真的是身心疲惫,总结一条感悟:千万不要去做自己不懂或者不熟悉的行业,不然真的累死亏死都没有人会帮你;哪怕之前再要好的朋友,再好的同学,在利益面前,友谊分文不值。在工地的这段日子里,每天6点多起床,加班的时候10点多回到宿舍,赶工期的时候通宵达旦。天气闷热,每天汗流浃背、蓬头垢面、满身灰尘,吃着廉价的快餐,每天能喝几升水,和工人们住着上下铺。虽然在工人们嘴里叫着老板,但和他们没什么区别,一样上工,一样干活,到时间了还得准时給工人发工资,进度款没到账也得从自己腰包里掏出来发给他们。这一路走来,也让我成长了不少,至少体验了一把世态炎凉和人心叵测。今后的日子该何去何从,又开始迷茫起来了。做回我的广告还是专注网络运营?真的不知道做什么好……

    唠叨了这么多,继续说说我的爱好吧。工地这段时间,也没忘记我爱恋的布鞋,闲暇时间也会穿上白一带布鞋、绣花鞋、护士鞋,高跟布鞋等去外面走走,工地的旁边是一个很大的公园,经常会穿着布鞋去里面散步,白天的时候人很多,穿上布鞋走在人群中,激动又惬意。害怕别人异样的眼神,又期待被别人看到。其实有时候只要战胜自己的顾虑,只要自己心里觉得无所谓、正常,其实穿出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走自己的路,穿自己的女布鞋,别人未必会刻意去关注你,谈论你。只要自己舒服就好。每次回老家,700公里左右的路程,我都是全程穿着女布鞋开车的,最近这一次,有点“变态”了。说到变态,其实只要自己觉得正常就不存在变态之说,如果自己都觉得变态,那就真的变态了。我们不抢不偷,不杀人不放火,只是喜欢穿女性的布鞋,满足一下自己的心理需求而已,有什么大不了的呢?只是一个爱好而已,正确对待自己的爱好,只要我们正视它,不歪门邪道,并不是什么坏事。最近一次开车回家和返回广东,我脚上穿着绣花鞋,身上穿着胸罩,裤子穿了一条粉色格子裤。完完全全的穿了一次异性服饰,自己觉得舒服就好。中途饿了,下车买吃的也这么穿着,进加油站加油也这么穿着,没感觉到别人异样的眼神,还是那句话,自己舒服就好,毕竟都是些不认识的人,管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,喜欢就大胆的去做吧,前提是不要触碰法律的边缘。

    好了,这次就啰嗦到这里了。这就是我这几年做过的事情,接下来该何去何从,后续再说了,日子总得往下过。有富婆需要包养也不介意,毕竟生活总是要过下去的,穷途末路的时候什么事情都要做。

Original article, reproduced please specify:何去何从 | 绣花鞋的博客

支付宝打赏 微信打赏

我要评论

搜索

布鞋家园 Copyright © Catfish(鲶鱼) CMS   我要留言
粤ICP2008001号

Catfish(鲶鱼) Blog V 3.9.15